12岁留洋,拜仁小将刘邵子洋接受的青训与国内有何区别?

  在中国足球这个无法预知的寒冬中,此前来自德国足坛的一条消息无疑吸引了无数中国球迷的关注——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官方宣布正式签下刚刚年满18岁的中国门将刘邵子洋,合同直至2025年6月30日。

  

  随着媒体对刘邵子洋的深度介绍,这位青年门将的成长之路开始被外界所熟知。12岁时便赴西班牙训练,吸引过诸多豪门球探考察,签约前曾在拜仁多次试训……毫无疑问,正是这般留洋生涯让刘邵子洋敲开了拜仁的大门,也让他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国内青训的成长之路。

  那么,刘邵子洋所历经的留洋青训与国内究竟有何区别呢?

  让每名孩子,都拥有一个足球梦

  当今世界足坛,德国、西班牙、法国等足球强国无疑是青训工作的佼佼者。

  其中,德国U21国家队更是在近3届欧青赛中全部闯入决赛并两度夺冠。在此不妨先看看德国的青训设计,因为谈起青训足球在德国的发展,有一个口号必不可少:“让每名孩子,都拥有一个足球梦!”

  

  1998年世界杯1/4决赛出局后,黄金一代离去的德国足球便进入低谷时期。

  2000年及2004年欧洲杯,德国战车连续两次在小组赛便惨遭淘汰。此时面对青黄不接的困境,痛定思痛后的青训改革在德国足坛掀起了风暴,首要重点便是加强青少年足球培训系统,吸引更多的青少年投入足球。

  看如今的德国,德甲乃至德乙等职业俱乐部的青训中心不过是青训系统的极小部分,多达25500个俱乐部、90000支15岁以下球队如同网络般围着学校和社区不断延伸才是精髓,由此促进青少年可以非常方便地接受基础足球培训。

  因此,如同国内家长会为子女选择乐器、艺术等课外培训,德国家长把孩子自幼送到家门口的俱乐部练习足球已成不二选择。

  

  因此,足球在德国孩子3-5岁时便成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特别是小学期间由于下午没课,孩子普遍会到球场享受足球。这就不难理解,德国每百万人注册球员数量全球第一,且630余万注册球员中的青少年多达180万!

  对此,德国足协根据年龄层次设计了七级培训体制,不仅区分时间、条件、方式及技巧,甚至各年龄段的战术阵型和比赛场地都有科学设计。

  其中,最低级别的首要任务就是让孩子体会快乐、培养兴趣!最初的训练只是让孩子了解足球规则和运动规律,严控场地大小(如初级以20mx15m为上限),通过游戏等方式提升基本功和团队感,绝不让枯燥训练消磨孩子的兴趣。

  教练甚至还会安排孩子轮替场上位置,避免防守的挫败感损耗自信,甚至还要控制天赋秉异的孩子过于出风头以忽视团队。

  

  根据全的普遍使用的《德国青少年足球训练大纲》,12岁以下的孩子完全侧重于球感、技术、意识和配合的精细打磨,而对抗、力量乃至头球等影响孩子健康发育的训练内容都是不鼓励的,甚至禁止后卫球员射门得分。同时,各种比赛严控时间和规模,不计胜负和比分,就是为了保护孩子对足球的纯粹之爱,促进更多的孩子励志于投身足球运动之中。

  于是在12岁前,让孩子普遍在足球运动中快乐成长,产生兴趣,既为青训体系打下了基础,也深得德国家庭的认可。再加之训练课程较为统一、教练水平极为接近(多为取得资格证的实习教练),所以拜仁等豪门也有少年队,但是家长大多会把孩子最初送到离家(校)最近的球队训练,如穆勒最早在名为帕尔的球队踢球,而师兄拉姆出自慕尼黑当地的吉恩队。

  12岁作为节点,青训转为精英化和专业化

  

  如前文所述,这支拜仁梯队只是学童(同水平同年龄的球队在德国恐怕不少),在场上却更懂得施展技术和配合。形成对比的是国内小球员居然不断长传冲吊,甚至中场区域便远射。在此,我们支持国内的青训付出,但是这种比赛更应带来借鉴和思索,而不是作为吹嘘的资本。

  其实,再考虑到孩子通常在12岁后步入成熟期,这才是欧洲青训体系开始转向精英化和专业化的节点。

  曾有权威机构经过科学统计后提出,在30万有效训练的孩子中,仅有1万人会脱颖而出,成为职业球员乃至顶级球员的比例则会更小。对此,欧洲青训系统在这个年龄段开始有意识地观察和跟进潜力突出的天才球员,由此进行重点挖掘和培养。

  

  “不看现状看前景”!根据这个原则,欧洲俱乐部通常在U13(U12)年龄段梯队开始物色、选拔(甚至是抢夺)基础扎实、具有天赋的适龄球员。

  再如德国足协严格规定:所有职业球队必须自U13-U19的每个年龄段至少拥有一支梯队,并对青训场地、教练团队、配套设施均有更为严格的要求。

  如果说此前的青训具有公益普惠性质,那么真正的青训竞争在这个年龄段才拉开帷幕。例如球员在12岁前着重进行基本技能的学习,那么自12岁起则会涉及团队配合、常规技术和整体战术的训练。

  同样在该年龄段,球员位置基本确定,而训练时间、强度则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增大。待到球员19岁时,还会参加实战测试等方式完成预备队到一线队的过渡。

  

  鉴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中国小将刘邵子洋所参加的“培星计划”,每年输送的正是12岁左右的足球苗子赴海外重点培养。

  在这其中,刘邵子洋作为03梯队的佼佼者,于2016年赴西班牙巴塞罗那开启留洋之路,而当时的他正好12岁。另据启蒙教练介绍,刘邵子洋在国内小学阶段便已展现门将天赋,但更为重要的是培养了对足球运动的挚爱和坚守。

  以此为基础,刘邵子洋等“培星计划”球员于12岁来到欧洲后,很快便进入当地趋向专业的青训体系。

  对比国内同年龄段的球员,他们在欧洲不仅拥有顶级的训练条件和配套设施,特别是育才环境和成长轨迹完全“西化”——这显然是国内同年龄段球员所无法媲美的。

  内容丰富,欧洲青训的独到与成功

  

  那么,刘邵子洋等球员来到欧洲后,所享受到的欧洲青训到底有哪些独到或成功之处呢?

  专业的训练课程。单看《德国青少年足球训练大纲》,便可感受到欧洲青训经过科学研究后的专业化水平,甚至细化到各年龄段训练的强度、内容等。同时,不同的俱乐部开始突出自身重点,例如拉玛西亚的成功带动了越来越多的青训球队突出传控训练,再如阿贾克斯建立的TIPS体系:技术(Technical)、意识(Insight)、个性(Personality)和速度(Speed)同样收获累累硕果。

  

  强大的教练资源。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青年才俊的成长离不开优质教练的栽培,早已成为欧洲足坛的公认真理。如今,越来越多的职业球员在退役后投身青训。一方面,孩子们自小便可得到高水准教练的言传身教;另一方面,青训教练的历练则帮助更多的教练最终走向顶级球队主帅岗位。例如瓜迪奥拉、图赫尔、纳格尔斯曼等名帅都是青训教练出身。

  精英的针对教学。随着年轻球员的提升和淘汰,“精英计划”正在欧洲足坛扮演越来越重的角色,各国的青训数据系统近年来始终处于高节奏的填充状态。在该系统中,可查到每名球员(特别是年轻球员)的基本信息乃至近期表现,像德国足协等机构还会安排1200名专业教练针对佼佼者进行一对一的专业指导,甚至会为每名球员制定整套独特的训练方案。

  

  创新的训练环境。谈到欧洲青训,不仅是一片片四季常绿的顶级场地,诸多专业设备早已广泛应用。

  2014年,格策在胸部停球后的凌空抽射为德国赢得了世界冠军,而赛后立刻有媒体曝出格策的进球动作之所以如此熟练,正是源自德国青训所普遍采用的“喂球机”:球员日复一日地接应机器喂球,然后练习停球、出球等系列动作,最终击中64块平板中随机亮起的那块。

  据悉,这个设备居然是中国生产的。

  充足的比赛磨炼。随着年龄段的增长,各梯队的正式比赛自然越来越多,从各种杯赛到青年联赛,从地区比赛到全国赛事(甚至还有青年欧冠等跨国赛事),青年球员在每个赛季的比赛任务丝毫不亚于职业球员。

  其中,优秀球员还会得到各年段国字号球队的征召,进而踏上国际赛场,这些高水平的赛事对球员自然有着极大的提升效果。

  

  广泛的球探考察。贯穿于每个比赛日的正式赛事,不仅让年轻球员获得了临场提升和经验积累,也是各路球探系统所关注的重中之重。

  如前文所讲,欧洲的青年才俊已步入哄抢阶段,刘邵子洋便是凭借在西班牙青年赛场的出色表现吸引了拜仁球探的多次考察,进而在得到试训机会后正式加盟。显然,这是他在国内不可能得到的机会。

  拜仁的青训理念,让刘邵子洋受益匪浅

  

  早在2019年,刘邵子洋便已多次来到拜仁进行试训。再到今年初,拜仁与武汉三镇达成合作协议,共同致力中国青少年球员的培养,而刘邵子洋成为两家俱乐部共同培养的首位球员,正式进入拜仁青训基地接受训练,8月时还曾参加拜仁U19青年队的季前训练营。

  直至半个月前,刘邵子洋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定正式加盟拜仁,转会费达到100万欧元。

  完成转会后,刘邵子洋作为正式球员已进入拜仁U19青年队。对此,外界最为关心的莫过于:作为欧洲足坛的顶级豪门,拜仁青训体系究竟能为刘邵子洋带来怎样的培养和机遇,而刘邵子洋又能否在欧洲足坛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呢?

  

  根据拜仁青训体系的安排,刘邵子洋入队后的守门员教练是曾随拜仁赢得2013年“三冠王”的替补门将施塔克。

  对,就是曾上演退役“帽子戏法”的施塔克,球员时代曾入选德青队,并以主力身份随霍芬海姆征战过德甲联赛。终于退役后,施塔克进入拜仁青训系统担任门将教练,可见如此高水准的教练绝对是刘邵子洋成长阶段的重要财富。

  不仅如此,拜仁青训体系根据球员个体因材施教,每名球员都有针对性的独特训练培养方案。

  其中,施塔克便结合东西方球员在身体条件、力量差异等方面的因素,为刘邵子洋制定了十分细致的训练计划——在技战术辅导等常规训练科目之外,还有力量、体能乃至瑜伽等全方位的辅导课程,这让刘邵子洋称赞施塔克是“最好的教练”。

  马博体育官网

  同时,作为青年球员培养的一部分,教练团队会在各种赛事中给门将位置的球员以充足的出场机会,通过比赛实践来打磨球员的临场技术,同时增加球员的融入性和凝聚力。

  据刘邵子洋介绍,目前他和另外两名守门员共同训练,主教练会合理分配出场比赛时间。另外,刘邵子洋在签约拜仁后,很快就在拜仁U19对阵“世界队”的友谊赛中首发出场。

  在此补充的是,最终凭借踢球赚钱的孩子凤毛麟角,青训球员唯有扎实的教育基础才能拥有广阔的职业前景。故而欧洲青训格外重视教育,甚至规定文化课成绩不好的球员禁止训练。刘邵子洋来到欧洲后便经历了上午学习、下午训练的“双元制”培养。据介绍,刘邵子洋学习非常刻苦,总是率先完成学习任务(特别是语言课),就是为了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

  

  最后明确最关键的因素——理念。例如以“着眼未来”为理念的拜仁,认定提升球员的心理素质与性格品性同样重要,首要目标就是向青训球员传递俱乐部的价值观——拜仁之所以成为今日之拜仁,得益于开放包容、坚韧不拔、团队合作、公平平等、互马博体育官网相尊重、忠于足球以及永不言败的价值观,因此最终未留在拜仁的球员,终生也会受益于这段经历。

  “在这里感触最深的是学会自律和勤奋。”这是刘邵子洋来到拜仁几个月后的最大感受!

  结语:诸多榜样球员就在眼前

  

  诚如此前文章所讲,自刘邵子洋加盟拜仁的消息公布后,过高的吹捧或盲目的贬低都是不合理的做法。

  虽然在网络戾气严重的今日,任何有关刘邵子洋的文章难免遭遇冷嘲热讽,但是某种不合常理的质疑依然需要加以回复:按该观点,拜仁签下刘邵子洋纯属“商业运作”,甚至提出非欧盟身份的刘邵子洋不具备代表拜仁梯队出场的资格。

  其实随着足球运动全球化,拜仁在全球范围寻觅青年才俊的做法既符合商业化推广方向,也符合俱乐部发展趋势。

  在刘邵子洋之前,拜仁便曾签下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青年才俊。特别是韩国小将郑优营和新西兰小将辛格,加盟拜仁的轨迹和刘邵子洋极为相似:先是多次试训,后是随队训练,直至18岁生日后正式转会,然后于拜仁U19开始步步培养。

  

  如今,郑优营在转会德甲球队弗赖堡后已成为球队的绝对主力,辛格本赛季在租借德乙雷根斯堡后更有5粒进球7次助攻的全能表现。

  这些“师兄”,无疑为刘邵子洋提供了可以效仿的成长之路。当然,也有质疑声认为不同于外场球员,门将位置决定了刘邵子洋很难获得充足机会。

  在此不妨看看22岁的前拜仁二队替补门将霍夫曼(主力是福吕西特尔),本赛季以租借身份加盟英甲桑德兰后表现不俗,至今已完成17次首发出场。据租借合同,桑德兰若是升级成功的话将自动买断霍夫曼。不过鉴于球员的出色表现,桑德兰已表明无论升级与否都会买断霍夫曼。

  

  在刘邵子洋刚刚加盟拜仁后,便有传闻指出某奥超球队有意租借刘邵子洋。确实,在“门将国度”德国,不仅门将的训练培养冠绝全球,更会提供诸多外租磨练的机会。只是接下来无论如何发展,年仅18岁的刘邵子洋更应根据拜仁的培养规划,一步一个脚印般持续提升,直至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

  毕竟,刘邵子洋的一小步,或许就是中国足球的一大步——因为刘邵子洋这般欧洲化的成长轨迹和培养模式,已然为中国足球的青训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考和借鉴。

Previous Post Next Post